夜风满帘星满窗

☆繁花血景一万年☆
☆剑所指的方向,诅咒也如影随形☆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喻黄/双花/瑞金/安雷/忘羡/瓶邪/狗崽/酒茨/黄黑/青桃

【喻黄】告白五分钟

*现代paro

*双花出没


1.

黄少天决定向喻文州告白。


告白需要准备什么呢?

“首先要找机会和他慢慢套近乎……”张佳乐读着百度上的回答,又把手机放下,挠了挠头。

“这步就没必要了吧,虽然你和喻文州现在不在同一所大学,不能再和他像高中时候一样形影不离,”说到这张佳乐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故意加重了形影不离四个字,成功收获了黄少天巨大的白眼,“但是也算是很熟的关系了吧。”

“诶我说你话怎么这么多,虽然我和文州确实是非常合拍,对彼此也非常熟悉,我们高中的时候……”

“够了够了你还嫌弃我话多,还听不听啊?”张佳乐丢给黄少天一瓶水,试图堵住他即将开始的长篇大论。

黄少天接住水,乖乖闭上嘴:“听听听。”

“下一步,就是慢慢发展,慢慢的约他。”


2.

约就算了……怎么慢慢约啊……

黄少天坐在地铁站台上的小猪圆凳上小声吐槽着。

“少天?”

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黄少天抬头看着对他眯着眼笑的喻文州,噌地一下站起身:“啊这么巧啊!你也坐地铁吗?可是以前都没看到你……所以是出来买东西吗,这么热的天还穿长袖不会热吗,该不是和女孩子一样怕晒黑了吧……”

黄少天想到什么就一口气全部往外倒,想藏起他因为见到喻文州而欢呼雀跃的小心思。喻文州只是含着笑站在他面前,灯光透过玻璃层钻出来,铺到喻文州的白衬衫上,黄少天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好久不见,少天。”

黄少天眨了眨眼,像是没有反应过来,又坐回小猪圆凳上,然后往旁边挪了挪,拍了拍小猪的另一半背,小声道:“坐吧。”

两个大男人坐在一只小猪背上还是很挤的,喻文州看起来倒也不介意,黄少天又扭了扭正好和喻文州背靠背。只有喻文州的白衬衫和自己的蓝短袖夹在中间,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喻文州背后的温度。

还好是背靠背……

他在心里小声说。

也许自己耳朵已经红了,那也太没用了点,以前和喻文州称兄道弟勾肩搭背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害羞?

他在心里小声吐槽着自己。


“刚刚是套话,但是感觉真的好久没见了。”

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用力点头表示同意:他们确实好久没见,不是故意疏远对方,只是日益繁重的学业和各种不得不参加的人际交往让他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连平时微信聊天的次数也开始减少,何况是像现在这样坐下来聊天。

但是他很快又反应过来,现在的姿势喻文州是看不到他的动作的,于是他想了想,说道:“是啊是啊,现在快考试了每天都和乐乐往图书馆跑,我还要承担起喊他起床的责任,我自己都起不来真是太为难人了,晚上还要听他和孙哲平讲电话,腻腻歪歪的真受不了。我刚准备坐地铁回学校,没赶上上一班车正好看到你了,说真的当时我还以为我在做梦。”

说到这他自己都停下来笑了笑,要不是背后传来的喻文州的温度那么真实,他可能现在都怀疑自己在做梦。


——“然后旁敲侧击地问问对方有没有谈恋爱的打算,如果有,那么就不要犹豫的上吧!”

他咳了几声想赶走忽然蹦进脑海的声音。

“我可以叫你起床。”

喻文州的这句话像是丢进平静湖水中的一颗小石子,轻飘飘地漾起一圈圈温柔的涟漪。黄少天又用力咳了几声,他心里那几圈水纹越来越大,又像是有些小动物在挠他那颗本来就在加速跳动的心。

喻文州!

他在心里大喊了一声,那些小动物瞬间东奔西跑跑了个干净,水面也恢复了平静。

“嗯,怎么了?”

喻文州站起身走到黄少天面前,歪着头看他。


3.

“不不不没事……我、我就是觉得……你的提议还不错……”

黄少天心中已经乱成一锅粥,小动物们尖叫着喊“被听到啦”,他本人也垂头丧气地思考为什么好久不见的相遇变成这样扭扭捏捏。

地铁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站,在他喊出喻文州时门叮叮咚咚地打开,一大批人出来了又有一群人进去,现在门又叮咚响着关上。

“不走吗?”

喻文州的问题来得似乎有些太晚了,黄少天想,他又错过了一班车,还连带着喻文州。他抬头看向喻文州背后的显示屏,下一班地铁将在五分钟后到达。

刚刚被赶走的声音又远远飘回来,他深吸一口气,也站起来直直地看着喻文州:“再等一会儿。”


喻文州总是带着笑意,他穿最简单的白衬衫也有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干净利落的发型就算是炎热的夏天也会觉得很清爽。

喻文州也不是所谓的软柿子,黄少天总觉得喻文州在某些方面意外地十分固执,但也许那也是对自己足够自信的表现。

喻文州生气的时候会闷着不说话,眼底的微笑变成冷漠的情绪,隐隐透露着生人勿近的抗拒。

喻文州喜欢一个人塞着耳机听歌,明明看起来那么温文尔雅的一个人却喜欢听摇滚乐和重金属,黄少天曾经看过喻文州在台上唱歌的模样,不再是白衬衫而是铆钉和朋克风,妖娆的眼线和低沉的嗓音,和平时的喻文州看起来截然不同。

喻文州打游戏也很厉害,他们两个人一直是很合拍的搭档。

喻文州……


喻文州说,少天你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


4.

我当然有话想跟你说啦,你最近怎么样呢?实习还顺利吧?乐队还有一起登台唱歌吗?是不是很久没玩游戏了?没事就算你水平下降了有我罩着你……

不,这不是他想说的话。

黄少天对喻文州笑了笑,露出一个小小的虎牙:“喂我说,你有没有谈恋爱的打算啊?

旁敲侧击百转千回不是他的风格,他应该抓住机会然后一击必杀。

喻文州眼中的笑意忽然多了很多他看不懂的情绪,他听到喻文州说,有啊。

然后他的心热烈地加速跳动了起来。

显示屏上下一班地铁的到达时间缩短为三分钟,他想,足够了。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把衣服上的褶皱抹平,一句“我喜欢你”像是迫不及待地冲出心里,雄赳赳气昂昂地冲到嘴边却莫名一个刹车,变成了支离破碎地几个音节,断成了一串咳嗽。

——万一连朋友都做不成呢?

为什么话到嘴边自己才开始想被拒绝该怎么办?

“其实也没有什么啦,我就想问问你——”

临时扯出的借口还没来得及说完,喻文州自顾自地上前一步用手扶住黄少天的肩膀,然后用额头碰了碰他的额头。

喻文州却没有就此往后退,走出现在已经过于亲密的距离,刚刚因为听到黄少天连声咳嗽而皱起的眉头也舒展开,声音中带着的温柔像是在安慰黄少天:“太好了,没有发烧。”

黄少天能清楚地感觉到喻文州靠近时呼出的热气,还有喻文州的头发有几根蹭过了他的脸,他甚至能看到喻文州眼中的自己。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脸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他有些不自在地想退后一步,可喻文州的手还抓着他的肩膀,力气不大可是又隐隐带着一种不容反抗的意味。

“因为少天今天一直在咳嗽呢。”没等黄少天开口,喻文州自己松了手退后了一点,“而且感觉不在状态,是在想事情吗?”

“没有没有,我只是……”

只是本来决定了跟你告白,又临阵退缩。


5.

地铁即将到站的提示音响起,黄少天叹了口气,五分钟的时间就这么被他的扭扭捏捏几乎浪费光了。

现在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刚刚的两班地铁足够带走大部分人,现在整个站台加上他们俩也只是寥寥可数的几人而已。中文提示音报完后英文紧接着响起,隐隐约约传来地铁靠近的声音。

黄少天有些懊恼地瞪了眼显示屏,目光又撞进喻文州的眼神里。

也许是喻文州的目光让他下定了决心,也许是逐渐靠近的地铁在催促着他,他想,我才不要和喜欢的人做一辈子朋友。


“对啊,我一直在想事情,”黄少天故作轻松地朝喻文州眨了眨眼,“我在想,我该怎么跟你告白呢?”

喻文州露出有些惊讶的表情,又很快笑了笑,刚准备开口,黄少天急忙做出“嘘——”的动作,抢着说道:“你先别急着说话。”

“我知道今天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是见到你我就忍不住想跟你告白了,然后在想我该不该说呢,本来都临阵退缩打算放弃了的,我不想被你讨厌从此聚会尴尬到死又甚至老死不相往来。可是身为机会主义者让我放弃这样的一个机会实在是不太可能,”黄少天说着说着眼神就飘远了没敢再盯着喻文州,告白是一回事,喻文州什么反应是另一回事,“而且我真的好喜欢你啊,忍不住了再不说我就要憋死了。”


“我也喜欢你。”

地铁门又叮咚响着打开,黄少天有些不敢相信地扯回已经飘远的目光,用手捂住胸口:“你你你……”

没等黄少天反应过来,喻文州拉着还在消化信息的他朝地铁走去:“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还有,”在门又关上时,喻文州也笑着对黄少天眨了眨眼,“我也快憋死啦。”


-END-



算是彩蛋的6.

【乐:大孙大孙我要受不了了!黄少天几乎每天晚上和喻文州通电话,这就算了我们偶尔也通电话对吧,但是早上喻文州还提供叫醒电话服务,这两个人快腻歪死我了!!!】

孙哲平还没有把这长长的一段控诉看完,又是一声来自特别关心的提示音。

【乐:而且他们晚上通电话频率绝对比我们高!!

再睡一夏:叫醒服务我也可以啊,还可以亲自上门。

乐:………………

乐:哦////】


喻队是猜到了少天喜欢他只是不是百分百确定,没想到少天会在等地铁的时候说出来,所以惊讶了一小会儿又很快笑了起来XD

如果少天不说的话喻队之后也会找个合适的时机跟少天告白的啦w

彩蛋是大孙视角所以直接是自己的网名id,乐是他给乐乐的备注,觉得一个字又简单又莫名亲昵呀ww 上门当然不可能啦不过不妨碍他们撒狗粮!!

说的是五分钟结果似乎告白篇幅反而比较短,告白五分钟铺垫两小时233333